“衣服、家具、视觉装饰的所有元素等等

点击次数:97   更新时间2019-05-10     【关闭分    享: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服装学院 2019 春季展览的主题为“敢曝:时尚笔记 Camp: Notes on Fashion”。

  服装学院Wendy Yu 主策展人 Andrew Bolton以 Susan Sontag 1964 年开创性的文章《敢曝笔记Notes on Camp》作为展览框架,并衍伸出此议题各种不同的诠释方式。 简而言之, Sontag表示敢曝为一种「对非自然、人工雕琢与夸大事物的热爱...风格取代内涵...雌雄同体风格的胜利」, Bolton解释她的文字在当下文化及政治环境中无比重要,“我认为会有很大的文化回响。 ”

  Sontag在处处都看到敢曝的踪迹,包含了 Busby Berkeley 的歌舞电影、阳刚演员 Victor Mature、性感女星 Mae West、法国总统 General de Gaulle、《天鹅湖》、《飞侠哥顿 Flash Gordon》漫画、意大利画家 Caravaggio、十八世纪中国风装饰、以及整个新艺术运动。“敢曝品味与特定艺术有着相吸的力量,”她指出。 “衣服、家具、视觉装饰的所有元素等等,形成了敢曝文化很大的一部分。 ”

  Bolton也补充,敢曝“已经用各种形式大幅度融入主流文化中:政治敢曝、同志敢曝、流行文化敢曝、雅俗品味的融合、原创性并不存在之概念等等。” 他也表示,虽然有人形容敢曝是徒具风格没有内涵。“但我认为需要高超品味才能真正了解敢曝,像 Yves Saint Laurent 及 Marc Jacobs就是很好的例子。 ”

  此展将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第五大道本馆 Iris and B. Gerald Cantor 厅展出,并由 Gucci 共同策展。 对 Gucci 创意总监 Alessandro Michele 来说, Sontag 的文章“完美表达了敢曝对我来说的真正意义:结合精致艺术与流行文化之独特能力。 ”在 Mina、Patty Pravo、及 Raffaella Carrà 等 80 年代意大利电视与流行巨星耳濡目染下成长,Michele 对敢曝美学并不陌生。Bolton 也表示此美学拥戴“讽刺、幽默、滑稽模仿、拼贴、人工雕琢 、戏剧性、过度用力、铺张、怀旧及夸大”等元素—在 Michele 充满玩心的 Gucci 作品中皆被发挥得淋漓尽致。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长Max Hollein 说:“敢曝的破坏天性,以及对当代美学价值颠覆性的意义常被轻视,但此展览将展现其对于精致艺术与流行文化深远的影响。 ”

  Bolton将敢曝字源回溯至法语“se camper(摆出夸张的姿态)”,此动词源于法王路易十四时代宫廷中的浮夸作态。 这位“太阳王”为了巩固势力,胁迫法国贵族们离开自家领地聚集在奢华夸耀又与巴黎保持安全距离的凡尔赛宫。宫内复杂的礼节与着装规定,让这些显要贵人挥霍巨资才能保持颜面。 国王会下令举办需用到复杂装束的高雅宫廷芭蕾表演,或是用帆布架设仿真军事基地,要朝臣与他一起在其中华服游行。 在凡尔赛宫,万物皆是姿态与表演。

  另一方面,路易十四女性化的弟弟奥尔良公爵菲利普一世 (Philippe I, duc d’Orléans)可说是敢曝精神的模范。 在成长过程中,他被教育成永不会威胁到哥哥统治权的存在(有鉴于法国纷乱历史中多次发生的兄弟相争)。 当时一段舞蹈纪录描述了国王庄严的舞步,以及王弟浮夸大胆的舞态。殿下(Monsieur,为皇室对菲利普的正式称呼)沈迷于服饰、宝石、还有漂亮男宠,并对第二任妻子:出生德国, 相貌平凡说话直率的公主 Elizabeth Charlotte, Madame Palatine(又被称为 Liselotte)不感兴趣。拜后者之赐,我们才得以从她回忆录中的坦率字句想象当时宫中生活,以及她丈夫“无脑多言”的形象。 殿下最终还是成功有了几个小孩,但 Liselotte幽默的指出,是在“垂坠于适当位置的念珠与圣牌帮助下,才能完成必要之事。 ”

  Bolton也用一座馆藏年轻赫尔克里士 (Hercules) 雕像来展现古典俊男站姿:对立平衡、手放在髋边。 这种凡尔赛宫贵族们的标准姿态也可见于 1701 年 Hyacinthe Rigaud 所绘的那幅潇洒君主像中,画中路易十四身着极度浮夸的加冕袍,腿套白丝紧身裤 ,脚踩一双带有鲜红高跟的白鞋。 (Bolton 也会展出一双稀有的原始鞋款,来自波士顿美术馆典藏)。

  大陆另一边,意大利的贵族则是将“sprezzatura(漫不经心的讲究)”风格发扬光大,并成为 19 世纪初引领潮流的英格兰 雅痞们之心头好。

  Bolton认为,敢曝一字最初是现身于 1869 年 Arthur Clinton 爵士写给爱人 Frederick Park (一位化名为 Fanny 的变装者)的信中。 “我最恣意敢曝的尝试尚未获得应有之成功,”Clinton 爵士写道。 “不管我做什么,似乎都会招惹上麻烦。 ”

  Fanny及变装搭挡 Ernest Bolton (化名为Stella) 确实因为伤风败俗的罪名而被送上法庭,但最终在大众期盼下未背负任何罪名。 他们的故事被载于 Neil McKenna 2013 年的动人著作《Fanny and Stella》中, 并成为 Erdem Moralioglu的 2019 春季系列灵感, 秀上也切题地采用多位跨性别模特儿。

  Oscar Wilde的整个生涯也可说是构筑在敢曝姿态上。 他的格言,如“一个人若不是一件艺术品,身上就该穿戴一件艺术品。”可说是敢曝的精髓。 但在经历残酷的审判定罪后(可见 Rupert Everett 的凄美新作《快乐王子:王尔德 Rupert Everett》),他也只能藏起这些引人加罪的言行。

  一本出版于1909 年的维多利亚时代俚语书中明确指出敢曝为“夸大的行为或姿态,多为对强烈性格有极度渴求之人所用。”这段定义广泛影响了 20 世纪初的时尚界及同志圈。 当时同性关系是违法的,同志族群要利用低调信号及一种被称作 Polari 的密语交流,再加上衣着细节的暗示:像是领片扣眼上的绿色康乃馨、棕色麂皮鞋、 紧身服装、以及红色领带。

  20世纪后期,终极流行文化敢曝教主 Andy Warhol 在 1965的电影作品《Camp》中直接呼应了 Sontag 的文章(甚至还请她入镜),而 1969 年的石墙暴动更让流行与文化更加拥戴敢曝精神。

  Bolton认为敢曝的其一面相为“失败的严肃—并非有意浮夸。”他举出的例子有 Charles James极度繁复的礼服,以及西班牙高订大师 Cristobal Balenciaga 的作品:包含 1957 年那件改写游戏规则的洋娃娃装、以及博物馆赞助人 Jayne Wrightsman在 1966 年穿过的粉色鸵鸟毛晚礼服,恣意窜出的羽毛在移动中摇曳生姿。

  Bolton继续说道:“Chanel 本人很敢曝,但她的作品没有。 而 Schiaparelli 则是本人和作品都很敢曝。 最后你可在处处发现敢曝精神! ”